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玩弄贞子
玩弄贞子

玩弄贞子



  假期的时间总是最快的,松本感觉在家什么都没做,就又上班了。青木被叫到了警视厅厅长的办公室,出来后,青木面色铁青,真的是名副其实的“青木”了。松本见青木心情不好,便提议中午请青木去吃天妇罗和玉子烧,这青木也是个吃货,听到别人请吃饭,面色立刻好了起来:“臭小子,说定了啊,敢骗我看我不打死你。”松本作为实习警察,工资是比青木低许多的,但他既然肯下本请青木吃饭,就证明他觉得这顿饭值。


  中午,青木大口吃着天妇罗:“哎,别说,这家的天妇罗还真是美味啊。”松本则一脸坏笑地看着他:“前辈,好吃的话,多吃点,以后还有机会请您吃。”青木像是被饿了几天一样,只顾面前的天妇罗,没有听懂松本的意思。松本见青木不主动问,那自己只好主动说了:“前辈,听说厅长找您是因为童守町又死了一个人,是真的吗?”青木没有防备,随口说着:“当然,这案子很棘手啊。”突然,他反应了过来:“哎我说臭小子,你怎么知道厅长和我谈话内容的?啊?真是可恶啊!”松本将玉子烧的盘子送达了青木的面前:“嘿嘿,恰好路过嘛,是不是真的嘛?”青木见松本已然全部知晓,自己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于是对松本打开了话匣子:“是啊,童守町又死了一个男的。这次是男的老婆报的警,她说她在洗衣服,听见楼上有人倒地的声音便冲上楼查看情况,结果发现男的倒在地上,死状跟柳木町的女高中生一样,电视里还是一片雪花。”松本若有所思般点点头,青木则拿起筷子,轻轻敲了松本的脑袋一下:“我说,臭小子,你可别出去跟人随便说啊!”松本又满脸堆笑道:“哪能啊,但是求师父这次带我一起,不然我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管住嘴,到时候在民众中产生恐慌……”青木在松本头上又敲了一下:“哎!混蛋哎!你这是在威胁我吗?不过既然你都不怕,那明天就跟我出个现场。”松本眼睛一亮,赶快站起来鞠了个躬“真是太感谢了!

  是夜,松本照例被青木留在了办公室值班,松本等到所有人都走掉便进入了警视厅案件管理系统,调查起最近发生的离奇死亡案件。果然,柳木町的案子,死者的同学曾听死者提起过诅咒录像带的事情。据说看到了这录像的人,会接到一个神秘电话,电话另一边没有声音。而第七天,看过录像的人会再接到一个电话,那个时候就是他的死期。死者一律死相凄惨,面色发青,表情狰狞,好似临死前看到了很恐怖的东西。


  松本又查了近五年的类似案件,发现死者确实是按照传闻说的那样,表情狰狞,双手痉挛成鸡爪状死亡的,而死因则全部为心脏麻痹。松本的心情一下子就沉重了下来,毕竟自己也看过这部片子,而自己则如那老人所说,只剩下五天了,自己的生命正在倒计时。


  倒数第四天,松本趁着跟随青木走访群众的功夫,四处打听着诅咒录像带的事情。据说,大阪曾有一超能力女子,名叫山村智子,她曾在民众面前表演过超能力,可民众却对她的超能力产生了畏惧。山村智子有一个二十岁的女儿,名叫山村贞子,这贞子生得美丽动人。


  一双美目摄人心魄,鼻梁高挺,唇红齿白,不加打扮便可虏获无数男人的心。这贞子还有一双修长纤细的长腿,腿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不知有多少男性看了贞子的腿后边回家将自己的精华送给了脑海中贞子的腿。贞子不仅人生得漂亮,超能力也比她的母亲山村智子要强,如此完美的一个人难免会遭人妒忌。一日,贞子预言村子将要有大灾难,劝村民搬走。可村民一方面出于嫉妒,一方面畏惧贞子的超能力,不仅不相信贞子的话,反而对她进行了一顿辱骂。灾难如期而至,火山无情地爆发了,火山灰笼罩在村子的上空,村民死伤无数。活下来的村民不去反思自己的过错,反而说这是贞子带来的灾难,于是他们上门将贞子活活打死,又扔下了水井。贞子的怨念附在了录像带上,看过这录像带的七天后必死。松本将打听来的消息与自己看过的录像带内容结合起来,似乎有了新的发现。松本为了研究贞子的事情,向青木请了三天的假,青木虽然骂了松本一顿,但也同意了松本休假三天,不过代价就是要值一周的夜班。


  第七天,松本做好了一切准备,躺在沙发上,等着”死期的到来“。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松本深吸一口气,接起了电话。”您好,不好意思打扰了,请问是松本先生吗?“一个甜美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松本送了一口气:”是啊,我的信用卡逾期了吗?“”您误会了呢,我是,山村贞子,是来取您的性命的,为了避免杀错人,特此确认一下嘻嘻。“这甜美的声音说出这种话来,松本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来,他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无力。突然,没有插电源的电视打开了,先是闪了一下雪花,紧接着是那口石砌的井。一只手搭在了井壁上,紧接着,一长发白衣女人从井中冒出了头,爬出井,她拖着双腿,用双臂在地上爬行着,向电视外爬去。松本屏住呼吸,动弹不得。那女人继续向外爬着,松本手中的电话也传来甜美的声音:”松本先生,贞子来找您了呢!“这女人爬到了电视的前面,竟将头从电视中伸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只手伸出了电视。 突然,一串佛珠套在了贞子的脖子上,贞子便立刻动弹不得,停止了动作。”QQ牛力自由!(急急如律令!)“松本双手合十,念道。贞子用力挣扎,却丝毫使不出力气。松本悠闲地走到贞子面前,用一根手指抬起贞子的下巴,贞子精致的面容便露在了松本面前,松本望着贞子的绝世美颜,坏笑了一声:”贞子小姐,初次见面,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贞子被迫含阴茎”贞子小姐,我有个大胆的想法~嘿嘿嘿~“贞子被松本的佛珠囚禁,动弹不得,抬起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仇恨地盯着松本,然而,她无能为力。松本家是几代阴阳师,最出名的要数松本清张,这松本清张是安倍晴明的徒弟,曾协助安倍晴明封印八岐大蛇,而这位实习警察松本用来控制山村贞子的佛珠,就是松本清张曾经用过的,其法力可想而知。


  松本蹲了下去,将脸贴近贞子的脸,坏笑着用手背摸了下贞子嫩白的脸。贞子的眼中喷出怒火,牙关也是紧紧咬着,一副要吃掉松本的表情。而松本看着贞子这种极度愤怒却又无能为力的表情却是兴奋异常,一言以蔽之:你越愤怒,我越兴奋。松本用手替贞子整理了下有些乱的头发,这贞子虽然是鬼,但头发却一点都不脏,反而带有一种樱花的香气,松本将头埋在贞子的秀发中,深吸了一口气,这香气让他感觉自己仿佛在樱花园之中。


  松本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再加上长时间没有性生活,所以突然出现的这个女人,不,女鬼身体上的香气让他血脉喷张,下体渐渐起了反应。没想到我松本太郎的第一次与女性性交,竟然是和一个女鬼!松本跪在贞子面前,双手捧起贞子白皙的脸庞,撅起自己的嘴,朝贞子粉嫩的唇上吻了下去。一股甜蜜的味道在松本的口中迸发开来,松本感觉自己的唇吻上了一块果冻,不,它比果冻还要软嫩Q弹。再看贞子,眼中仍喷着怒火,但是带有了一点羞涩,苍白的双颊也稍有了一点血色。松本用手轻捏贞子的脸,贞子的嘴便张开了一些,松本又将自己的唇凑了上去,紧紧吻住贞子的双唇,这感觉实在太美妙了,要知道,松本第一次接吻还是在初中时代。松本吻了几下贞子,又将舌头伸进了贞子的口腔,肆意舔舐着贞子每一颗牙齿,他又将贞子的舌头用力吸吮进自己的口腔,品尝着贞子的香舌。幸亏贞子现在是动弹不得,不然非得把松本的舌头咬下来不可。


  热吻使得松本浑身燥热,下体也是把裤子顶出了一个小帐篷。贞子的心里五味杂陈,一方面是想杀死松本的愤怒,又有女生被男生强吻的羞涩,更带有一丝期待。她虽然生得美目流盼,面容姣好,但由于自己的特殊身份,根本没有人愿意接近自己。现在一个长得还算帅气的男生强吻了自己,贞子也是感觉到了一股电流在自己的身体里游走,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也有了一些悸动的感觉。


  松本见贞子真的动弹不得,便更加放肆,他竟然脱下了自己裤子,用手擎起自己的阳具,一步步走向贞子。贞子似乎知道了松本接下来要干什么,眼神中竟有了一丝畏惧,愤怒也更加强烈了,强烈的愤怒使得电视机有些轻微晃动,但贞子仍是动弹不得。松本一脸坏笑地将自己的阳具凑近贞子粉嫩的小嘴,用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使它变得更大。他套弄了自己的阴茎几下,粘稠的前列腺液从马眼中流出,滴在地上。松本当然不肯让这么宝贵的东西就这样浪费,于是壮着胆子,抬起阴茎,用沾满了前列腺液的龟头蹭着贞子小嘴和白嫩的脸。贞子愤怒异常,却只能从喉咙中挤出:”呃呃呃“的声音,看着杀人无数的女鬼在自己的阴茎下面动弹不得,脸上和唇上还沾着自己的前列腺液,松本越来越兴奋了。松本用手将贞子的嘴张大,将她的蜜舌从口中拽出,然后又抬起阴茎,在上面来回摩擦着,松本舒服得轻轻哼了起来。


  贞子眼中的愤怒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委屈和无奈心酸,几颗晶莹的泪珠顺着她那沾着黏液的精致的面颊留下。这是松本的第一次,从未如此玩弄过女人,或者说女鬼的他感到自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酥麻的感觉沿着贞子舌头上的龟头传到阴茎,再传到阴囊,最后传遍全身,到达自己的神经中枢。他兽性大发,用力挺动腰身,那粗大的阴茎便挤入了贞子的口中。松本站在贞子面前,低头看着这位着名女鬼含住自己的阴茎,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他用一只手按着贞子的后脑,将自己的阴茎全部插进了贞子的口中,龟头自然是插入了贞子狭窄的喉头,贞子的喉咙生理性地想向外呕着,可松本的阴茎顶在那里,自己又无法动弹,只得任由眼前的男人玩弄着自己。一阵羞耻感涌上了贞子的心头,但在这羞耻感中不知为何多了一丝期待。看着面前的阴茎,闻着下体的腥臭和一点尿骚味,她竟然有一点想主动吮吸那插在自己喉咙,让自己干呕的大肉棒。


  贞子的干呕让松本感到了一阵巨大的吞咽感,贞子的喉头紧紧夹着松本紫红的龟头,刺激着他的冠状沟。第一次真正与女性发生性行为的松本真的控制不住了,嘶吼着将精液射进了贞子的喉咙,下体一阵剧烈抽搐。贞子感到一阵粘稠滚烫的液体出现在了自己的喉咙,紧接着一股腥臭又有些咸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就像是有人喝了烂荔枝和烂桂圆汁泡生鱼头,然后又呕了一口粘痰涂在了自己的嘴里。她想要挣脱,想要吐出这恶心的液体,可她并不能。松本尽管射出了精液,但阴茎却丝毫没有发软,他继续用力在贞子的口中抽插起来,龟头与喉头碰撞发出”噗噗噗“的声音,贞子的唾液与自己的精液混合物被插了出来,顺着贞子的嘴角流了出来。无尽的快感刺激着松本的神经,他不断加大对贞子嫩嘴的抽插力度,呼吸也越来越急促,不时发出几声低吼。


  由于动作过于剧烈,贞子脖子上的佛珠与电视柜激烈地碰撞着。松本正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快感,只听”啪嚓,稀了哗啦!“,贞子脖子上的佛珠竟然就这样给碰散了。松本这才意识到,自己改给佛珠换一条绳子的,可是,似乎已经太晚了。他连忙抽搐阴茎向后退着,脚踩到了一个佛珠,他重心不稳坐倒在地上,向后挪着,身体紧紧靠在沙发的坐垫上,惊恐地盯着贞子。


  贞子见束缚接触,便扭了两下脖子,从电视中伸出手脚,爬了出来,站在地上死死地盯着窝在沙发前的松本,挂着精液的嘴角微微上扬。贞子脱身戏松本贞子爬出电视机,站起身,死死盯着窝在沙发前的松本。松本感觉自己大难临头,想要从裤兜中掏出曾在香灰中埋了49天的铜钱来控制贞子,可惜贞子哪能让松本有机会再次束缚自己。她伸出右手,隔空抓住了松本的脖子,稍用力,将松本整个人都提了起来。松本像是一只被人捉住的青蛙,四肢在空中胡乱挥舞着,企图挣脱贞子的控制,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松本只觉得呼吸越发困难,头上又麻又胀,眼前的景象也渐渐变得昏暗了起来。贞子本想直接掐死松本,可她觉得就这样让他死了,太便宜他,于是右手一挥,将松本摔在了茶几上。


  茶几是钢化玻璃的,松本落下的力道还不足以将它砸碎,倒是松本摔在了茶几上,后背疼痛难忍。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咬着牙在地上来回翻滚,企图减轻后背的痛苦。嘴角还挂着精液的贞子缓步走向松本,低头看着他,冷冰冰地问道:”松本先生,您觉得自己的精液很好吃是么?“松本倒在地上,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对…对不起,饶了我吧,贞子小姐。“贞子迈步上前,抬起修长的腿,一脚踩在松本的脸上:”我在问你话,你觉得自己精液很好吃么?“松本挣扎道:”对…对不起,它的味道并不好,请宽恕我,拜托了!“贞子冷笑了一声:”你吃过自己的精液?“松本的脸被贞子踩得变了形,说话也变了声音:”没,没有,只是猜测。“贞子笑道:”那你应该尝一尝再下定论的。“说着,她喉咙用力,紧接着一口精液吐在了松本被踩着的脸的边上:”吃了它!“一股浓烈的腥气灌入松本的鼻腔,要自己吃自己的精液,这太难了吧?松本刚一犹豫,贞子加大了脚上的力度:”最后一遍,吃了它!“松本无奈,伸出舌头,试着舔舐那坨令人作呕的白色粘液。松本的舌头刚一伸长,贞子便送来了踩在他头上的脚,用脚跟踩住他的舌头:”吃啊,怎么不吃?“贞子一边说着,一边辗踩着松本的舌头。松本疼得眼泪都留了出了,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贞子玩了一会儿,坐在沙发上,看着松本趴在地上舔食他自己的精液。”过来!“贞子命令道,她伸出刚刚踩着松本舌头的那只脚,用脚底对着松本:”把自己的脏东西舔干净。“松本不敢犹豫,将已经出血的舌头贴在贞子的脚跟上,不断舔舐着。


  贞子让松本脚,命令松本跪在自己面前,松本立刻跪伏在地。贞子解开白袍,露出了美丽白皙细嫩的胴体,双腿张开,放在茶几上:”松本,你刚刚让我干了什么,现在就自己干什么,懂么?“松本疑惑地抬头看着面前赤身裸体的贞子。贞子一巴掌打在了松本的脸上:”我让你给我口交,真是个笨蛋!“松本连忙往前爬了几步,将脸凑近贞子的黑色森林。贞子的阴部并没有女性阴部的”海鲜“味,反而又是一股青草的方向夹杂着一丝樱花的甜味。松本伸出舌头,用舌尖撩拨着贞子的阴唇。贞子的下体刚刚被松本强迫深喉时便已经湿了,松本的舌尖刺激让的贞子下体越来越湿润。贞子原本毫无血色的脸渐渐红润了起来,双目也越来越迷离。松本又加大舌头上的力度,用力舔着贞子的大阴唇,品尝着贞子体液的清香。紧接着,他又用嘴含住了贞子的整片阴唇,用舌头和双唇不断按摩着,贞子的阴唇在松本口中”吞吞吐吐“。松本是第一次,贞子更是第一次,她享受着胯下的男人卖力舔舐自己的下阴,她第一次知道,性爱竟是如此美好的事情。


  松本一边舔着,一边抬头偷偷看着贞子。她真美,双目微闭,靠在沙发上。白皙的脖颈下便是那美丽的锁骨。继续向下看,贞子的胸尽管不是太大,但也是同样的白嫩,两个可爱的乳头被包围在那一圈褐色的乳晕中间。她腰肢纤细,尽管是坐在沙发上,她也的腰腹也没有一丝的多余赘肉显露出来。下边就是这茂密的黑森林和这粉嫩多汁的蜜穴了。松本看得陶醉了起来,他从被迫为贞子口交变成了心甘情愿。而贞子则轻哼着享受着一丝丝电流从自己身上划过。


  松本见贞子十分享受,便开始了下一步攻势。他用舌尖轻轻撬开”花瓣“,贞子的”花蕊“便露在了外边。松本放弃其他地方,专心舔舐贞子的阴蒂,他不断加快舔舐的频率,不断加大着力度。他能感觉到贞子十分享受自己的口舌服务,因为她已经开始拧动下身,水越流越多,还用手将自己的头死死按在阴部,两条肌肤柔嫩的大腿也摩擦着自己的双耳和面颊。还有,贞子叫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贞子的喘息越来越粗,她脚下一用力,将包裹自己阴道那温暖的嘴踹开,自己则贴在了天花板上,紧接着她伸出双手,隔空将松本扔到沙发上,自己也缓缓落在了松本的身上。她将脸贴近松本那惊恐的脸,轻声说道:”进来。“松本懵住了,他没有听懂贞子说话的意思,贞子一遍喘着粗气,一遍调皮地伸出舌尖,轻舔松本的耳垂:”我说,让你进来。“松本还是没有听明白,歪着头看着贞子,贞子一下子将自己的唇堵在了松本的唇上,不顾他满嘴的淫液,将舌头伸进他的口中,疯狂搅动着,松本也迎合着贞子,两条舌头就这样交织在了一起。


  二人吻了近十分钟,贞子一遍舔着松本的唇边,一遍说道:”我说,我让你肏我,用你那粗壮的阴茎插到我的阴道里,然后狠狠地抽插,狠狠地肏我,听懂了么?“松本眼睛瞪得溜圆,他不敢相信。贞子又向松本的脖子吹着热气,用甜甜的声音调皮地说道:”如果你未经我允许就射出来,让我玩得不开心,我可是会杀掉你的哦~“松本抱得女鬼归贞子朝松本的脖子哈着热气,用娇媚的声音说道:”如果你未经我允许就射出来,让我玩得不开心,我可是会杀掉你的哦~“说着,贞子骑跨在松本的身上,用手握着松本的阴茎,不断揉搓着。松本刚还以为贞子要杀死自己,下体也就软了下来。贞子用纤纤玉手把玩着松本软趴趴的阴茎,用舌头舔着松本惊恐的脸。贞子是女鬼,身体自然是没有温度的,尽管刚刚起了些反应,但身体仍是冰凉的。松本只感觉一个有滑又嫩却冰凉的东西握住了自己的阳具,上下套弄着,还时不时用手指绕着松本自己的马眼打转,可松本因为惊恐,就是硬不起来。


  贞子见装,趴下身子,用她那小嘴儿含住了松本蔫葱一般的阴茎,用舌头不断挑逗着。贞子口中含着阴茎,含糊不清地说道:”如果松本先生在三分钟内还没有硬起来,将阴茎插进贞子的阴道里,那贞子就要把这没用的东西拿走了呦~“说着,贞子轻轻咬了松本的阴茎一口。松本努力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恐惧,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贞子美丽的裸体和吹弹可破的肌肤上了。在贞子和松本的共同努力下,松本的阴茎终于硬了起来,捅到了贞子的喉咙。


  贞子一口将松本的阴茎吐出来,又自己的头移到了松本的口唇处,轻舔了一下松本的嘴唇:”很好,现在,你可以和贞子性交了。“说着,她跨在松本身上,用手扶着松本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坐了上去。一瞬间,松本感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这是从未体验过的感觉,紧接着,他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冰窖一般,整个身体都被冰水包围着。为了让自己能够暖和一点,松本开始挺动腰身,用阴茎摩擦着贞子湿润嫩滑的阴道,试图通过摩擦的方式来给自己制造一些热量。松本这一动,贞子便舒服得发出了一声浪叫:”呃嗯~加油啊松本先生!“说着,她自己也开始抬起屁股再落下,让松本的阴茎在里面最大幅度刺激自己的阴道。松本见贞子配合,自己也开始放肆起来,他也开始加大了阴茎的抽插力度,贞子的叫声便越来越大。贞子甜美又娇媚的声音给了松本一剂催情剂,他开始加快阴茎在贞子阴道中的抽查速度,贞子也是随着松本的动作尽力配合着。松本的阴茎很长,每一下都能插到贞子的阴道头,贞子觉得每一次碰撞,自己的腹腔就会被一根坚硬的棒棒顶一下,这种感觉是她做鬼多少年来都没有体验过的。一阵阵快感从松本的龟头,冠状沟传到前列腺,再传到全身,他越来越用力地干着身上的贞子,此时的贞子在他眼中就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妙龄少女,至于鬼不鬼的,他早就抛在了脑后。


  看着自己身上摇晃着身子,甩动着长发,眼神迷离,表情享受的贞子,松本的性欲越发强烈起来。他举起双手,揉捏起贞子两个B罩杯的小咪咪。松本明显感觉到贞子浑身颤抖了一下,他先是用手背蹭着贞子胸部柔滑的婴儿般的肌肤,真软啊,这是自己碰到过的最软的东西了!紧接着,他用手指绕着贞子的乳晕打起圈来,时不时用手略过她的乳头。松本感觉自己连大腿带小腹全被贞子的爱液浸湿了,然而贞子还是一边浪叫着,一边大力挺动着自己那纤纤细腰。


  松本精虫上脑,冲破了他的理智。他将贞子往下拽,自己则用一只手支撑着翻过身子,这样,贞子便被松本压在了身下。贞子的眼中早已没了愤怒,取而代之的无尽的娇媚和享受,甚至还带有一丝羞涩,她对松本叫着:”松本大人,请您,肏死我吧!“松本见自己取得了主动权,反而将阴茎拔出了贞子的阴道,贞子瞬间怅然若失。松本用手把着阴茎,在贞子的阴道口蹭来蹭去:”想要么?贞子小姐。“贞子疯狂地喊着:”快!快给我!求求你了!快插进去!“松本嘿嘿一笑:”叫爸爸。“贞子没有犹豫,脱口而出:”好爸爸,求求你肏我,求求你了,给我,给贞子吧,贞子想要!“松本心中涌上了一股征服的快感,他将阴茎狠狠捅进了贞子的阴道,贞子大叫了一声。


  松本继续与贞子做着活塞运动,二人的身体碰撞在一起,发出”啪啪啪“的美妙旋律。贞子在下面不断大叫着,她眉头紧锁,双目紧闭,眼皮上的长睫毛撩动着松本的神经,她面颊粉红,粉唇轻启,那淫荡无比的浪叫竟是从这里边发出的。松本开始改变战术,他先是浅浅地在贞子的阴道口摩擦三下,而后突然狠插进去,贞子便又一声大叫,上身还抽搐了一下。松本不断运用着从电影中学到的姿势,”三浅一深、九浅一深“等技法换着花样在贞子的身体上实践着,贞子被蹂躏的连叫都没力气,只能张着嘴享受着松本的抽插。突然,松本来了感觉,加大力度的同时加快了频率,口中还发出阵阵低吼,贞子被插得一阵抽搐,大量的液体从阴道中喷射而出,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樱花的味道。贞子高潮的同时,阴道抽搐带来的巨大吮吸敢使得松本也没有忍住,将精液射到了贞子的阴道中,松本的口中嘶吼着,下身也是不断抽搐。松本泄了劲,将阴茎从贞子的阴道中拔了出来,顺势倒在沙发上,口中不断喘着粗气。与此同时,贞子也是被干得没了力气,汗水将长发粘在了她的额头,她眼神迷离,酥胸随着呼吸起伏着。一人一鬼,就这样躺在了沙发上。片刻,贞子突然飘在半空中,伸出手,掐着松本的脖子将他提起,眼睛死死地盯着他:”我好像说过,未经允许就射精,是会受到惩罚的!“贞子的嘴角突然上翘:”那就罚我们永远在一起吧,嘻嘻,好吗老公?“言毕,贞子松手,松本掉在沙发上,晕了过去。


  呼~松本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环顾着四周,一边用手擦着额头上的虚汗,摸着自己的身体:嗯?我没死么?松本又看了一眼摆放整齐的茶几和正在放映着加勒比电影的电视机,松了口气,妈的做噩梦了。他起身下地想要倒杯水给自己,脚却踩到了一个硬物,硌得生疼。松本俯下身子将那东西捡了起来,用食指和拇指捏住,迎着光仔细检查着:”这圆球看着怎么眼熟啊?“突然,他愣住了,这不是断掉的佛珠么?他转身想要逃离屋子,却一头撞上了一女子,他抬头一看,这女子长发白袍,睫毛细长,美目流盼,鼻梁高挺,嘴唇粉嫩。松本惊恐地向后退,那女子却一步步跟了上去,她笑道:”怎么了?不是说好,永远在一起么?老公?“

【完】